當前位置:筆趣閣 > 元尊 > 第六百六十九章 勢如破竹

第六百六十九章 勢如破竹

山石不斷的自山壁上滾落下來,無數道目光震撼的望著那被深深鑲嵌于其中的身影,這般摧枯拉朽般的結果,實在是有些出乎他們的意料。

在那另外五座峰巔上,其余的五位圣子,也是眼神微凝,繼而眼中有著濃濃的忌憚涌現出來。

先前商春秋那般攻勢,已是強橫到極致,自身的狀態也是近乎完美,可即便是如此,還是未能撼動周元絲毫。

他們都看得出來,先前周元并沒有施展任何的源術,他所憑借的,完全是純粹的源氣碾壓。

十八萬源氣星辰的底蘊,簡直強得可怕。

在那漫天震撼間,那些圣源峰的弟子,忽的爆發出震耳欲聾般的歡呼聲,他們眼神近乎狂熱的望著峰巔上那道保持著一拳轟出姿勢的身影。

此時的周元,堪稱是無敵之姿,碾壓同輩圣子。

在那無數道目光的匯聚下,峰巔上的周元,也是深吸一口氣,緩緩的收拳,體內奔騰如江河般的源氣,漸漸的歸于平靜。

他望著遠處崩塌的山壁,心中也是有些感嘆,以往的他,總是被其他對手以源氣優勢壓制,而今日,他終于是嘗試了一次堂堂正正以源氣碾壓對手的戰斗。

十八萬源氣星辰的底蘊,神府境之下,當真是罕有對手。

遠處,崩塌的山壁中,商春秋踉蹌的掙脫出來,此時的他渾身皆是鮮血,衣衫破碎,看上去異常的狼狽。

他搽去嘴角的血跡,望著自身的慘狀,苦笑一聲,然后目光轉向周元,道:“周元師弟這源氣底蘊,還真是無人能及,我輸得心服口服。”

“承讓了。”周元抱拳道。

商春秋搖搖頭,袖袍一揮,便是有著一道流光射出。

周元伸手將那流光接過,目光看去,眼神便是變得熱切起來,那是一枚古玉所制的玉簡,在那其中,便是刻錄著真正的玄圣體。

“周元師弟似乎也修煉了一種煉體源術,雖然不知曉是從哪里來的,但應該與玄圣體同出一脈,而有了玄圣體后,你的肉身修煉,也能更上一層樓。”商春秋說道。

周元將玉簡收起,再度對著商春秋行了一禮。

蒼玄宗無數弟子望著這一幕,皆是暗暗感嘆,原本他們以為周元與商春秋之間必然有一番苦戰,但誰料到,這才短短一個回合間,勝負就已經分出。

在諸多弟子感嘆間,周元的身影已是自峰巔暴射而出,然后在那一道道視線的聚焦下,落向了靈紋峰。

靈紋峰巔,盤坐的葉歌瞧得周元的到來,有些惆悵的嘆了一口氣,連排名在他之前的商春秋都被周元一拳擊敗,他這里還能怎么守?

“周元師弟,雖然知曉我大概沒什么勝算,但身為靈紋峰的圣子,我也不可能不做抵抗就讓你拿走我靈紋峰這一術。”葉歌說道。

周元笑著點點頭,道:“葉歌師兄請出手吧。”

葉歌面sè微肅,修長的雙掌合攏,眉心間神魂波動蕩漾起來,最后神魂之力在其掌心迅速的凝聚,竟是化為了一盞燈籠。

只不過這燈籠略顯虛化,顯然是以神魂之力所化。

“這就是我靈紋峰的那一術,魂燈術。”

“此燈一旦凝煉成形,便可儲存蘊養魂炎,如今我雖說未曾踏入神府境,但借助著魂燈之玄妙,依舊還是能夠勉強施展。”葉歌指尖一點,頓時那魂燈之中,有著一絲火光出現,然后火光擴大,漸漸的形成了一縷介于有形與無形指尖的火苗。

正是一縷魂炎!

周元的眼中掠過一絲訝異,這是他除了夭夭之外,所見到第二個能夠在未踏入神府境時,就能夠凝煉出魂炎的人。

而魂炎的威力,他自然知曉,之前圣宮的那詹臺清,便是在夭夭的魂炎下,吃了不小的虧。

“若是周元師弟能接住我這魂炎,那么魂燈術,自當奉上。”

葉歌聲音一落,燈籠便是一震,其中那一縷魂炎陡然暴射而出,于虛空之間穿梭,直奔周元而去。

周元望著那暴射而來的魂炎,眼神微閃,身軀不動,也未曾以源氣地域,而是任由那一縷魂炎暴射而至,射進他的體內。

天地間有著一些低低的嘩然聲響起,這魂炎若是入體,可是能夠直接燃燒神魂,周元雖說源氣強悍,但這般硬受,恐怕也得付出一些代價吧?

在那無數道驚疑的目光中,周元已是感受到那闖入體內的魂炎開始對著他眉心神魂燃燒而去,旋即他心中淡笑一聲,心念微動。

神魂空間中,宛如混沌,有無邊的巨磨恒古般而立,神磨自混沌中碾壓而過,所過之處,一切化為虛無。

而那一縷魂炎,也是在神磨碾壓之下,頃刻間,就蹦碎開來。

周元微閉的雙目在此時睜開,雙目依舊明亮有神,而對面的葉歌,面sè卻是忍不住的一變,應該他察覺到,那一縷魂炎被磨滅了。

這讓得他感到有些不可思議,這才多少時間?短短數十息罷了,周元竟然就化解了闖入體內的魂炎?

葉歌嘴巴動了動,但最終苦笑著嘆息一聲,道:“我輸了。”

他也是不墨跡,抬手便是將記載著“魂燈術”的玉簡丟給了周元。

周元接過,抱拳一禮,同樣不拖沓,直接轉身,然后轉向掠往了雷獄峰峰巔。

那里,雷獄峰的圣子呂驚神盯著周元,聲音低沉的道:“我雷獄峰之術,名為雷獄術,陷入其中,宛如雷獄之牢,難以突破,終被萬雷磨滅。”

轟!

當其聲音落下時,只見得滾滾源氣陡然自其體內爆發開來,源氣滾動間,在天地間帶來狂暴的雷鳴聲。

周元目光看去,四周已是雷云彌漫,一道道雷霆如巨蟒般在其中穿梭,帶來著驚人的力量。

轟轟!

雷云吞吐,下一瞬猛的呼嘯而下,直接對著中央的周元狂暴的轟擊而去。

萬雷降落,璀璨刺目的光芒爆發,同時也是將周元的身軀淹沒。

那等攻勢,看得無數人為之動容,不過此時卻沒人擔心周元的安全,反而是在思慮著如此攻勢,是否真的能夠將這勢如破竹的周元給阻攔下來?

山頂上的萬雷咆哮,足足持續了半柱香的時間,最終呂驚神臉龐上出現了一些蒼白之sè,顯然是體內的源氣告竭。

于是,那璀璨的雷光漸漸的收斂。

當山頂再度出現在眾人眼中時,卻是滿目焦土,大地上布滿著坑洞,不過眾人并沒有在意這些,他們的目光,死死的盯著先前周元所立之地。

此時的那里,依舊是一道身影靜靜而立,強悍的源氣,在其周身環繞,形成層層防御,那些防御,將諸多雷霆盡數阻攔,而且周元的皮膚上,玉光開始綻放,即便有著漏網之魚轟擊在其身體上,依舊是被他那強橫的肉身硬抗下來。

憑借著源氣與肉身之力,即便他在那雷獄中被轟擊了半柱香時間,依舊沒有多少的損傷。

漫天安靜,這般結果,勝負已經是不言而喻。

那呂驚神面目平靜,顯然對此早有預料,所以屈指一彈,一枚玉簡便是射向周元。

周元伸手接過,周身源氣收斂,他嗅著那滿地的焦土氣息,也是長長的吐出一團白氣,眼下,六大圣子,已敗其三。

周元轉身,身形一動,便是出現在了雪蓮峰峰頂。

在峰頂的一塊巨巖上,李卿嬋盤坐,嬌軀修長,身材玲瓏有致,只是此時,她那素來清冷的俏臉,正帶著一些復雜之sè,望著來到峰頂的那道身影。

她猶自還記得,當初初認識周元時,還是這家伙莫名其妙闖進了她沐浴之地,當時如果沒有夭夭的話,她定然會狠狠教訓一頓這家伙。

而也是那個時候,她對夭夭如此照顧周元感到很是有些不忿,在她看來,夭夭那般驚才絕艷之人,絕對算得上是蒼玄天年輕一輩的女孩中的獨一份。

就算是圣宮的詹臺清,也是比之不上。

所以,在她看來,周元跟夭夭在一起,完全就猶如黏在天鵝身上的蛤蟆,在那驚艷的雪白間,憑空的多了一抹刺眼的暗綠sè。

以往她無法理解夭夭為何看得上周元,畢竟龍不與蛇居,凰不與雀鳥同窩,周元與夭夭在一起,實在是顯得格格不入。

不過,這兩年的時間,李卿嬋也是親眼的看見,她眼中這個完全配不上夭夭的少年,卻是一步一步的前行,最終在她偶爾驚訝的注視中,追上了他們這些圣子的步伐。

并且在如今…開始超越。

此時此刻,李卿嬋也是不得不承認,她的眼光比起夭夭,還是要差上許多的。

在李卿嬋美目復雜的凝望時,周元也是立定了腳步,然后沖著她撓頭笑了笑,那般笑容,在李卿嬋的眼中,倒是有些像是兩年前在那浴池之中,她震驚的望著那從水底冒出來的少年腦袋,那時候的他,便是露出這般有些尷尬的笑容。

只是當初看來生厭的笑容,如今,卻似是顯得從容而謙遜。

“卿嬋師姐,還請指教。”

看網友對 第六百六十九章 勢如破竹 的精彩評論

新書推薦: 元尊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期好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