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元尊 > 第三十章 開三脈

第三十章 開三脈

噗通!

周元滿臉興奮的湖水中冒了出來,他眼神熾熱的望著那巨大的玉靈瀑,他沒想到,運用神魂的力量,竟然真的能夠將附近的玉髓之氣都是汲取過來。

別人只能被動的從沖擊到身體上的水流中吸取玉髓之氣,但他卻是能夠主動吸收,而且范圍更廣,這兩者間的差距,不言而喻。

“按照這樣下去,恐怕要不了幾天時間,我就能夠打通第三脈!”

原本按照周元的估計,他要打通第三脈,或許會需要半個月左右,但眼下,卻是縮短了一半之多,由此可見這玉靈瀑的功效有多強。

“這就是虛境神魂的好處。”

周元忍不住的感嘆一聲,別的學員未曾修煉鍛魂術,神魂不可能如他這般強大,自然也不可能感應到玉髓之氣,同時將其汲取。

噗通!

在周元感嘆的時候,一道身影也是落進他身旁的水中,然后冒出頭來,正是蘇幼微,此時的她,俏臉有些發白,白皙如玉的皓腕上,都是布滿著一道道的淤青痕跡。

周元的目光,繼續往下掃,然后就有點移不開目光,鼻子都是感覺似乎有點發熱。

因為落水的緣故,只見得蘇幼微的衣衫都是被打濕,緊緊的貼在嬌軀上,頓時間凸顯出玲瓏有致的妖嬈曲線,隱約可見的白皙透露出來,綻放著春光。

嘩啦!

不過還不待周元看個仔細,一把水花就拍打在了他的臉龐上,目光一抬,就瞧得蘇幼微俏臉通紅的將他給瞪著。

周元干笑一聲。

蘇幼微銀牙緊咬,這個家伙,真的是該占便宜的時候一點都不落空,若是旁人的話,恐怕此時她早就直接一巴掌就打了過去,不過面對著周元,她卻升不起厭憎,只是感到羞嗔。

“流氓!”

蘇幼微玉掌一推,便是卷起水浪拍打在周元頭上,而其則是借力輕盈的掠出湖水,靈巧一閃,就落到了湖泊邊上,同時嬌軀上有著源氣光流纏繞,迅速的就將衣服上的水氣蒸發干凈。

被淋了個落湯雞的周元無奈的搖搖頭,也是掠出湖泊,落到了空地上。

“不錯,你二人都堅持了十來分鐘,作為第一次接受玉靈瀑的人,這個時間已經很不錯了。”楚天陽望著兩人,眼中流露出欣慰之sè,說道。

先前甲院的諸多學員,除了楊載與宋秋水之外,甲院大多數的老生所堅持的時間,也就十來分鐘左右,所以作為第一次接觸玉靈瀑的新生,周元與蘇幼微的表現算是不錯了。

一旁的楊載,宋秋水等老生也是一臉驚奇的盯著兩人,對于蘇幼微能有這個表現,他們其實并不算太意外,畢竟她好歹也是開了四脈的人,但周元卻不一樣,后者僅僅只是開了兩脈,但那承受力,竟是絲毫不比四脈弱。

“呵呵,如果這點時間都算不錯,那也太浪費這玉靈瀑了。”而就在他們感嘆的時候,突然有著一道嗤笑聲突兀的傳來,令得甲院這邊氣氛一靜,然后一道道怒目就對著那聲音投了過去。

不過當他們的目光看見說話之人時,又是一滯。

周元眉頭微皺,抬起頭來,只見得在那不遠處,不知道何時來了一大群人,而在那群人的最前方,齊岳負手而立,英俊挺拔,器宇軒昂,在其身旁,柳溪也是嬌艷引目,而此時的她,正俏臉露出不屑的盯著甲院眾人,先前的聲音,正是來自于她。

而其他的乙院學員,也是面露微嘲,似是看不起甲院眾多學員的表現。

“是乙院的人。”楊載面目含怒,其他眾人也是義憤填膺,這乙院,還真是欺人太甚,連他們修煉時也來指手畫腳。

周元眼神也是微冷的掃了那柳溪一眼,淡淡的道:“敢問你第一次在玉靈瀑堅持了多久?”

柳溪俏臉神sè一滯,忿忿不語。

齊岳似笑非笑的道:“周元殿下何必與女孩子一般見識,柳溪當初第一次堅持了多久我不太清楚,我倒是記得我第一次就堅持了三十分鐘。”

雖然知道齊岳是在故意打擊,但楊載,宋秋水等眾多甲院的學員,還是有些啞口無言,有點頹喪,人第一次就能夠堅持三十分鐘,而他們呢?到現在都只有二十多分鐘。

乙院有著齊岳這么一個變態,他們甲院還能有翻身的日子嗎?

一時間,甲院這邊士氣都是有點低落下來。

“你們還要不要修行了?!”而就在他們沉默間,楚天陽的厲聲陡然響起,旋即他看向齊岳等人,面無表情的道:“若是還沒輪到乙院,就不要在這里干擾其他人修煉,否則按例處罰!”

瞧得楚天陽那冷冽的目光,乙院其他學員都是縮了縮脖子,唯有齊岳神sè淡淡,不在意的一笑,道:“府主不用動怒,我們只是在這里提前集合等待玉靈瀑而已,若是在這里看一下就會干擾修煉的話,那甲院的學員們,也太嬌弱了一些。”

聽到他話語間的暗諷,眾多甲院學員都是恨得咬咬牙。

“繼續修煉!”楚天陽冷冷的掃了齊岳一眼,收回目光,對著甲院眾多學員沉聲喝道。

楊載等人聞言,也是轉過身來,再度對著玉靈瀑而去,不過氣氛還是有點沉悶。

“這家伙真討厭。”蘇幼微也是低聲說道,本來大家修煉得好好的,結果這齊岳一來,就搞得眾人全焉了。

周元修長手指輕輕彈了彈,他看向齊岳,說了一聲:“半個小時,很久嗎?”

話音落下,他也沒與齊岳多廢話,直接轉身,對著玉靈瀑走去,既然這家伙如此yīn狠的想要用這種手段來打擊甲院的士氣,那他今日,還真是不能讓這個家伙得逞了。

“嘁,真是嘴硬!看這樣子,他似乎還想和你別苗頭比一比?”柳溪望著周元的背影,不由得輕蔑的笑一聲,顯然是將周元的話當做是嘴硬逞強。

周元在大考上表現是不錯,但也得看和誰比,而眼前的齊岳,可是如今大周府中最強的學員。

齊岳也是笑了笑,只是那笑容充滿著玩味:“那我倒是要好好瞧瞧了,不過我倒挺希望他逞強一下,那樣吃苦頭的,只會是他。”

其他的乙院學員也是附和著點點頭,他們同樣不知道,周元這個開了二脈的實力,究竟是有什么資格和齊岳相比的。

在那乙院眾人看好戲的目光中,周元再度來到玉靈瀑之下,他望著那的轟隆隆不斷飛落下來的磅礴水流,沒有半點猶豫,直接就一腳跨了進去。

轟!

身軀沒入瀑布之中,周元雙腳微曲,緊抓地面,與此同時,當那水流攜帶著強悍的力道沖擊而來時,他的雙目也是閉攏,眉心的神魂震動起來。

一股常人難以察覺的吸力,悄然的散發出來,頓時間,一絲絲玉髓之氣從水幕中匯聚而來,伴隨著水流沖擊,盡數的拍打在周元的身體上。

他背后的聚源紋散發著光芒,將那一縷縷的玉髓之氣,源源不斷的吸入體內。

一絲絲溫涼的氣流,在周元的體內竄動,溫涼過處,那磅礴水流沖擊所帶來的劇痛,則是在此時開始被大幅度的緩解。

周元那原本還有些搖晃的身軀,也是漸漸的變得穩固,任由那瀑布如何沖擊,都是宛如磐石一般。

與此同時,在其體內,一縷縷的玉髓之氣涌來,不斷的沖擊著第三脈,令得第三脈越來越松動。

噗通!噗通!

在那湖泊中,不斷的有著學員再度被沖落下來,而或許是因為士氣低落的緣故,這一次很多學員的表現,比先前還要差一些,堅持時間不斷的縮短。

岸邊的楚天陽見到這一幕,臉龐都是一片發黑。

而齊岳,柳溪等乙院的人,則是臉龐上的笑容越來越濃。

噗通!

蘇幼微也是掉落了下來,這一次她堅持了足足二十分鐘左右,這倒是讓得甲院的那些學員有些驚嘆,這個時間,都快追上楊載與宋秋水了。

蘇幼微的表現,倒是讓得楚天陽面sè稍緩了一點。

緊接著蘇幼微之后,便是楊載與宋秋水,他們落入水中,都是暗嘆一聲,因為他們依舊沒有堅持到三十分鐘。

眾人默不作聲的上了岸,氣氛沉悶,忽然蘇幼微驚聲道:“周元還在上面?”

眾人聞言,這才猛的一驚,目光看向那玉靈瀑,果然是瞧得那里隱隱還有著一道人影。

“周元快堅持到三十分鐘了?!”宋秋水玉手捂著紅唇,驚聲道。

楊載撓了撓頭,也是一臉的不可思議。

倒是蘇幼微柳眉微蹙,眸子中有些擔憂,她擔心周元故意強撐,那樣的話,反而會對自身造成創傷,影響開脈。

“有意思。”齊岳望著這一幕,不由得輕輕一笑,他望著瀑布中那若隱若現的身影,眼神深處卻滿是蔑視,在他看來,周元的這種強撐逞能,只會讓得自身受創。

“我倒是要看看他能裝多久!”柳溪也是冷笑一聲,俏臉上滿是幸災樂禍。

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望向瀑布中的那道身影,蘇幼微他們甚至連再爬上去的心思都沒有,就在這里盯著周元。

而時間,就在他們的緊盯下,迅速的流逝。

三十分鐘。

四十分鐘。

一個小時!

當時間達到一個小時的時候,岸邊所有人都是寂靜了下來,就連那齊岳,眼芒都是閃爍起來,眉頭緩緩的皺起,隱約的感覺到有些不安。

那些乙院的學員們也是面面相覷,一個小時,他們乙院除了齊岳,沒人能夠辦到,而要知道,齊岳可是開了六脈的實力!

周元呢?二脈!

“這家伙,莫不是出問題了?”柳溪銀牙緊咬,忍不住的道。

轟!

而就在她聲音剛落的時候,瀑布中有著聲音傳來,只見得周元的身體終于是落了下來,一頭撞進湖泊中。

湖泊中,周元的身形冒了出來,不過此時他卻是雙目緊閉。

那柳溪瞧得這一幕,頓時冷笑道:“看來受創不小呢。”

她的冷笑剛剛浮現,湖泊中的周元猛的睜開了雙目,然后所有人都是見到,一股源氣光流纏繞在其周身,將周圍的湖水都是攪蕩起了漩渦。

而其衣袍鼓動,體內隱隱有著轟鳴聲傳出,一道道天地源氣,不斷的涌入其體內,令得其氣勢,也是在這一刻,陡然大漲。

“這是?!”齊岳,柳溪等人見狀,瞳孔頓時一縮。

“怎么可能?!”

蘇幼微,楊載,宋秋水也是倒吸一口涼氣。

楚天陽也是在此時動容,雙目冒光,灼灼的盯著周元,一字一頓的道:“竟然…開三脈了?!”

看網友對 第三十章 開三脈 的精彩評論

4 條評論

  1.  沙發# 可以 : 2017年09月27日 回復

    很可以

  2.  板凳# 匿名 : 2017年09月30日 回復

    為什么不在湖里直接吸玉髓之氣而要去沖瀑布呢????????????

  3.  地板# 開脈了 : 2017年10月03日 回復

    一群吃瓜群眾都是背景板

  4.  4樓# 我要睡班長 : 2017年10月04日 回復

    。。。。靠

新書推薦: 元尊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期好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