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元尊 >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雙塔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雙塔

風雨湖。

  當那金sè卷軸破空而出時,郗菁與邊昌族長的面sè皆是變得yīn沉下來,顯然這一切,都是那幕后的萬祖大尊在搗鬼,而他的目的也是很明確了,那就是要毀了天淵洞天。

  “堂堂大尊,當真令人不齒!”郗菁聲音冰寒,按照規則,這萬祖大尊本不應該插手這種戰爭,可偏偏這位大尊完全不顧顏面,不僅在背后竄動了五大聯盟,而且還屢屢施展手段。

  如那龍蠱老魔的圣火,如這對天淵洞天的謀劃,還有如這眼前的金sè法旨…

  這萬祖大尊,除了沒有真正親自直接出手外,幾乎是將所能做的都給做了。

  “哼!”

  郗菁冷哼一聲,只見得她指尖上有著一點青光凝聚,最后形成了一顆有青風縈繞的青珠。

  “風神珠!”

  她屈指一彈,風神珠直接化為一道青光破空而出,聲勢倒不算多么的驚天動地,但青光過處,那無數的狂風與磅礴大雨卻是在瞬間被蒸發,甚至于虛空,都是崩塌出了幽黑的痕跡。

  青光直指那道金sè法旨。

  而當那青光落下時,金sè法旨也是輕輕一擺,只見得其上面竟是有著神圣的火焰熊熊的燃燒起來。

  那是圣火!

  圣火升騰,竟是形成了一只火焰大手,然后輕飄飄的對著風神珠拍了下去。

  砰!

  兩者碰撞,所碰撞處的虛空猶如是形成了黑洞,四周的天地源氣都是硬生生的化為虛無,宛如是形成了一片真空地帶。

  那是一種寂滅的氣息。

  風神珠上面的青光迅速的黯淡,最終一閃之下,倒射而回,鉆進了郗菁體內。

  郗菁身軀微顫,唇角有著一絲的血跡浮現。

  顯然,在與那金sè法旨的硬碰中,她受了一些傷勢,她終歸還是低估了這卷金sè法旨內所蘊含的力量。

  在擊退了郗菁的風神珠后,那金sè法旨開始冉冉升起,然后于那風雨湖上空緩緩的展開。

  嗡嗡!

  下一瞬間,只見得鋪天蓋地的圣火從天而降,直接是化為一只更為巨大的圣火之手,那圣火之手對著風雨湖抓來,所過之處,一切都被焚滅,包括天地源氣…

  風雨湖的狂風暴雨似乎是在此時變得更為的劇烈。

  在那風雨湖深處,隱隱的傳出了一些驚懼的氣息。

  那應該是隱匿于風雨湖深處的那一道奇物。

  郗菁與邊昌面sè難看的注視這一幕,面對著大尊的手段,他們是真正的感覺到了一些無力,那神圣的圣火威能太強了,就算是郗菁擁有著法域之寶,都是難以抗衡。

  郗菁貝齒緊咬著嘴唇,唇角的血跡顯得尤為的刺目。

  她發現她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對方出手,將那風雨湖深處的奇物擒獲。

  郗菁素來英氣勃發的俏麗臉頰在此時有些蒼白,她有些絕望的緩緩閉上眼目,不忍見到那一幕。

  一旁的邊昌,也是輕輕嘆氣。

  圣火之手緩緩的落下。

  不過,就在這一霎那,風雨湖湖面忽然卷起了巨大的漩渦,只見得一只同樣巨大的湖水巨手從中探出,兩只巨手在虛空碰撞,那一瞬間,天地猶如將要傾覆,日月都是顯得無光。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也是讓得郗菁與邊昌大驚,因為他們發現,那圣火之手,竟然被阻擋下來了!

  “這是什么力量?!”邊昌震驚的道。

  那由湖水所化的巨手,竟然能夠抵御圣者的力量?

  郗菁也是目光閃爍,她死死的盯著那湖水巨手,道:“不對,那不是湖水所化的巨手,那也是圣火之手!”

  在那湖水巨手深處,分明也是有著神圣的圣火在升騰。

  而且,那種力量,讓得郗菁感覺到了一絲熟悉。

  “是師父的力量!”

  郗菁瞳孔猛的睜大,大喜道。

  邊昌也是面露狂喜,道:“大尊回來了?!”

  郗菁搖頭,道:“不是師父歸來了,是他遺留了手段在此!或許這一天,他也早有預料。”

  虛空上,金sè法旨輕輕飄動,圣火升騰間,隱隱的有著一對漠然的眼睛浮現出來。

  “蒼淵…”

  似是有著低語聲傳出。

  嘩啦啦!

  風雨湖在此時劇烈的翻滾起來,湖水被掀起驚濤,其深處似是有著一物緩緩的升

起。

  郗菁與邊昌也是面帶驚sè的望著。

  最終那龐然大物破水而出,竟是一座幽黑的鐵塔,鐵塔有五層,其上銘刻著古老的光紋,當其出現時,這方天地頓時變得暗沉下來。

  在鐵塔最頂處,隱約可見有異光涌動。

  “是那一道奇物!”郗菁驚聲道,那構建天淵洞天“引源陣”的三大奇物之一,就在塔頂處!

  不過郗菁與邊昌也發現,那座神秘鐵塔,猶如是自成一方空間,而且還具備著某種規則之力,因為他們的力量竟然無法探入其中。

  虛空上,金sè法旨中的冷漠眼瞳更冷了一分,只見得有磅礴圣火席卷而下,試圖將那鐵塔焚燒。

  但這一次,讓得郗菁他們這些法域強者大吃苦頭的圣火,卻是未能取到絲毫作用,圣火在一接近到鐵塔時,便是悄然的熄滅。

  “萬祖…”

  “在老夫的地方,還是得按照老夫的規矩來。”

  有飄渺無跡的聲音,自鐵塔中傳出。

  其聲落時,只見得鐵塔之上,忽有字體浮現出來。

  那是“天陽”二字。

  “此塔,唯天陽境,方可入。”

  虛空上,金sè法旨中冷漠眼瞳注視著這一幕,最終眼瞳漸漸的消失,而金sè法旨,也是隱匿于虛空中。

  此地是蒼淵所留的后手,光靠一道法旨是不可能突破,除非萬祖大尊真身親至,但那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他對天淵域所做的這些,已經算是一種極限,如果再過分,其他的那些大尊恐怕就不會再坐視不理,到時候難免再生波折。

  既然如此…

  那就按照規則來便是。

  蒼淵,你我之斗,可還未曾結束。

  …

  在同一時間。

  天淵域南部邊境。

  金sè肆虐的無盡深淵中。

  玄鯤宗主與白夜族長也是面帶驚容的望著那自深淵中緩緩升起得黑sè鐵塔,虛空上那金sè法旨的力量,被黑sè鐵塔盡數的抵御。

  而在這一座鐵塔之上,也有兩個字體緩緩的浮現出來。

  “源嬰!”

看網友對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雙塔 的精彩評論

6 條評論

  1.  沙發# 匿名 : 2019年10月22日 回復

    居然還有堵車
    25明明九里提
    不知道學習近平怎么防衛過當
    老四防衛過當也沒有劉屄輪回地獄反本我反超我自暴自棄腐宙恨戳戳
    越會天堂越先有愛存在越會地獄戰
    陰陽調和后地獄根基深
    尼采說越光明越黑暗扎根
    對宮太陰死先光明后地獄輪回壓制后面魂
    于是天魔就有先小人后君子先扎根黑暗唯唯諾諾開辟光明的望叢狗孫奶管屎意識

  2.  板凳# 匿名 : 2019年10月22日 回復

    我都想自我感覺良好如倉頡造的勝字意識
    首先自信,其次自負。
    這是天魔與變動沒有,六個先天自卑又要賤骨頭惹是生非批玩意兒
    破鞋是自卑自負混合
    敏肯定自負
    又怕否

  3.  地板# 匿名 : 2019年10月22日 回復

    自負干自負,再干自卑,先干自卑,再干自負,自負先有愛 金牛大善后只天堂不地獄,那幫賤骨頭所喜,我呸

  4.  4樓# 匿名 : 2019年10月22日 回復

    而且堵車都算計了,毒

  5.  5樓# 匿名 : 2019年10月22日 回復

    我今天想說,愛死東哥了,千萬不要傷我感情,怹不是恨劉么,本座今日大義滅親屠劉可爽,老子狗命無久了,父母遺產合二為一這輩子是皕萬富,不對,窮翁死翹翹就心滿意足。

  6.  6樓# 匿名 : 2019年10月22日 回復

    故事未來編排
    管你陌生人誰
    大金??最好
    畢竟??

新書推薦: 元尊 第一戰神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期好日子